陪娃读书是个技术活,我们从童书作者那里偷师

  qq会员_加拿大预测神测网_88彩票_亿电竞_葡京娱乐场官网     发布时间:2019-02-24

 

关键词:亲子共读、人体科普

本文干货满满,欢迎转发收藏,慢慢阅读。

文丨阿花

孩子从三四岁开始,就对身体表现出兴趣,这正是我们为孩子讲解人体、教育孩子爱身体的好时机。

但要怎么给孩子讲呢?

我们可以从相关的绘本作品中,收获一些技巧。

优秀的绘本创作者,都极擅长被小朋友聆听,因为他们有几件武器,这第一件便是:

讲故事,先于讲一切

不管是教孩子知识,还是给孩子讲道理,用故事的方式达成目的效果最好。

美国有档非常经典的儿童节目《芝麻街》,它的创作人员一边做节目,一边研究儿童的心理特点,他们发现:

“3、4、5岁的儿童可能跟不上复杂的情节……但叙述的形式对儿童非常重要,他们没有能力用因果关系来解释事物,所以,他们把各种现象都看成是故事。”

所以,身为医生的西比勒·林克,希望告诉小朋友关于细菌的知识,以便他们养成好的卫生习惯时,创作了《细菌小不点儿人体历险记》(点击了解更多),把白血球设计成警察,坏细菌设计成坏蛋,让化身红色小怪物的好细菌为小朋友讲述“警察抓坏蛋”的故事。

被故事吸引,小朋友能一口气看完这本书,一口气了解咳嗽是怎么回事,吃进去的东西如何被消化、各种细菌在身体里扮演怎样的角色……而如果你让小朋友乖乖地坐在小板凳上,直接听你讲知识,就算你声音再生动,他们恐怕也坚持不了两分钟。

图注:有时候,呼吸会把坏的细菌和病毒带入肺部。这时,淋巴结就会组织入侵者。同时,这些讨厌的家伙会被痰液粘住,在咳嗽的时候被清出体外。身体在肺部严重感染时还是需要有效药物的额外帮助。

我们大人在给孩子选书时,想的总是“这本书能让孩子学到什么”,实际上,孩子们看中的往往是从书里获得的体验——包括情境的体验与情绪的体验。这两种体验都建立在故事上。

那么,怎么让孩子拥有好的体验呢?

讲故事,从孩子最渴望的事开始

安娜斯·芙吉拉想为小朋友讲解人体的构造和运转。这和向小朋友解释细菌相比,难度更大,她必须将小朋友牢牢地吸引到故事里,以确保他们有耐心去了解繁杂的人体知识。

她是怎么做的呢?

小朋友总是希望自己能有一个哥哥,因为哥哥既能陪自己玩,又能保护自己。芙吉拉便把人体知识装进了《如何制作一个哥哥》(点击了解更多)里。

图注:今天,祖娅打算给自己做一个大哥哥。对,是大哥哥,可不是像妹妹玛莲娜那种只会爬、不会走,甚至连球都不会玩儿的小不点儿。祖娅特别清楚自己想要一个怎样的哥哥,于是马上动起手来。

这是一本很棒的科普绘本,但对孩子们来说,它又是很棒的故事绘本。如果你已经有了这本书,或者已经购买了类似的书——用故事的形式讲知识——那么,当你想和孩子一起阅读时,千万别一上来就和孩子说:

“我们来看看这本书,学习人体知识吧。”这会打乱作者精心设计的“故事圈套”,不如和孩子讲:“我们来看个故事吧,从前,有一个叫祖娅的小孩……”

“做哥哥”的开场很能引发小朋友的共鸣,它让小朋友们得以无障碍地进入故事的世界。从这一页开始,小朋友以为自己在参与“哥哥制作计划”,实际上,却是在学习复杂的人体知识。

讲故事,完整很重要

《细菌小不点儿人体历险记》用“小机关”将部分知识点隐藏起来,孩子们必须翻起机关才能看到具体的信息。

这样的“翻一翻”给了孩子发现的快感,而从绘本设计的角度讲,将部分知识点隐藏起来也保证了页面的美观——这本书的每一页都以红色为背景,并不适合展示太多的文字,一来不方便看清,二来过多的文字也会破坏作者精心营造的冒险氛围。

《如何制作一个哥哥》没有设置机关,而是通过页面布局的设计,避免“知识点冲乱故事节奏”。全书的布局都遵循一个原则:有图的地方讲知识;没图的地方讲故事

图注:鳄鱼手里书的颜色、主人公服装的颜色、玩具伙伴的设置、讲人体时运用的方法……都为“有意设计,别有用心”;你能看出这些设计的目的吗?

为什么要这样做呢?

因为,孩子们只会专注于他们能理解的东西。想想看,是完整的故事更容易被理解,还是不时被打断、不时就插入其他信息的故事更容易被理解?

如果你已经决定用讲故事的方法给孩子讲知识,就要确保你打算讲的故事,在孩子心里是完整的。

讲知识,按线索由易到难

讲科普讲科普,故事做得再精彩,最后还是要回到科普上。

我们要怎么讲,才能让孩子对知识印象深刻呢?

想想我们自己的学习经验。背单词的时候,先将单词按照不同的情境分门别类,再按门类记忆,总比把各种单词杂糅到一起记忆效率要高。

用一条线索将若干知识点穿起来,会让它们更容易被记住。

《细菌小不点儿人体历险记》里,这条线索是“细菌小不点儿的历险过程——从头到肚子”。

而在《如何制作一个哥哥》里,这条线索就是“哥哥的制作顺序——骨骼、肌肉、大脑和感受器、呼吸消化及生殖器官、皮肤”。

读过《如何制作一个哥哥》的朋友可能会发现一个问题。按理,我们制作“哥哥”,应该按照“由内到外”的顺序,先做好“内脏”,再在“内脏”外面做“骨骼”和“肌肉”。

但在绘本中,这个顺序却发生了变化,绘本里是先有“骨骼”和“肌肉”,后有“内脏”。故事的主人公也费了很大力气,才扒开刚刚做好的“肌肉”,把内脏装进“哥哥”的肚子。

这是为什么呢?

因为作者采用的是“孩子易理解的顺序”,而不是“最方便‘哥哥’制作的顺序”。

骨骼、肌肉、内脏及内脏的运转,由易到难是骨骼<肌肉<内脏<内脏的运转。

这点从它们各自对应的页面就能看出。

先看主人公最先做好的——骨骼

图注:骨骼的部分占了4页,这是其中2页。骨骼部分涉及到这些知识:1外骨骼与内骨骼的概念;2没有骨头的动物;3关节头和关节窝的概念;4决定双腿弯曲的主要关节;5一些关节的名称和组成特点。

再看看内脏的部分。发现了吗?就全书来说,随着“制作哥哥”的深入,每一页的知识容量越来越大,知识点也越来越深,讲到内脏的消化吸收部分,甚至涉及到很多家长都不了解的化学反应:糖生成三磷酸腺苷的过程。

图注:不要因为这本书页数不多(60页),就小看它的知识容量。

你可能会问,给孩子讲这么深的东西,他们能明白吗?

不要小看孩子的理解力,只要你了解小朋友的学习特点,你就能事半功倍。

讲知识,有小动物小精怪一定不会错

如果你发现孩子总是幻想能和小动物交谈、沟通,总是幻想自己的玩具可以“活过来”,不要吃惊,因为他们正处在“泛灵论”的年龄:“4~6岁的儿童会认为一切事物都和人一样有生命、有意识,会把玩具当成活生生的伙伴,和它们交流。”(让·皮亚杰)。

《细菌小不点儿人体历险记》里的细菌、细胞,都像人一样有性格,有的还有了职业。

?

《如何制作一个哥哥》里,主人公的“制作团队”则完全由玩具们组成。这些玩具不但是主人公的智囊团,偶尔也充当读者的老师。

注意下图中的白娃娃和红娃娃,在讲骨骼的部分,它们先是为读者演示“外骨骼生物”和“无骨骼生物”的特点,又为读者演示了“关节头和关节窝”。

经常和小朋友一起阅读的家长可能早就注意到了,一本书里,但凡有小动物小精怪,哪怕它们只在页面占了小小的毫不起眼的位置,孩子也会注意到。常常,孩子还很关心它们的举动和经历。

这些小动物小精怪至少承担着吸引、保持孩子注意力的任务。我们都知道,孩子注意力的持续时间可比大人的短得多。

注意力短,是孩子学习的一大特点,与其为此和孩子发脾气,不如想想怎么利用孩子的心理特点吸引孩子的注意力。你看,绘本的作者们总是为此绞尽脑汁,从不厌倦。

给孩子进行科普,既是在锻炼孩子的脑细胞,也是在锻炼大人的。孩子通过大人学习知识,大人则通过孩子重塑想象力与沟通力。

讲知识,用熟悉的具体的,

解释陌生的抽象的

小朋友的思维方式和大人不同,小朋友们“如果想明白生活是怎么回事,总是根据自己的经历进行下一步思考”。

也就是说,如果你要告诉小朋友一些他们从未见过的事,你最好用他们熟悉的、具体的东西来作解释。

《细菌小不点儿人体历险记》里,作者把人体变成了一个类似游乐场的世界,有滑梯、城堡,和弯弯曲曲看上去很好玩的轨道。看不见摸不着的细菌,也成了有形象有情绪的小怪兽。

在翻开这本书前,孩子们已经从电视、书籍上看到不少可爱的小怪兽了,并不会对它们陌生。

《如何制作一个哥哥》就更厉害了。“哥哥”身体的所有部分都是用常见物体制造的。比如,骨骼是木棍做的,韧带和肌肉是橡皮筋做的,皮肤是泡沫塑料,心脏是番茄……这本书之所以将目录放在最后,就是因为目录部分有这些材料的汇总。

孩子们是不会把注意力集中在自己搞不懂的事情上的,如果在给孩子讲一件事情时发现,孩子的注意力转移得比平时要快,就有必要想一想,是不是自己的讲述方式太成人,孩子听不明白。

色彩,色彩,色彩

如果你打算用画示意图的方法为孩子讲解一件事,请感受一下“色彩”的力量。

首先,小朋友比我们更喜欢色彩。我们可以专注地看一本黑白图片,甚至没有图片的书,小朋友们很难做到。

其次,色彩用好了,还能让你的讲述更生动、更明晰。

比如,在《细菌小不点儿人体历险记》里,作为背景的红色既模拟出人体的温度,也让“细菌小不点儿”的历险多了几分惊险。同时,色彩还肩负了标记好细菌和坏细菌的作用。在这本书中,作者并没有直接在细菌身上写“好”或“坏”,可我们还是能很快发现,谁是好细菌,谁是坏细菌。

《如何制作一个哥哥》则用糖果色弱化了人体器官的视觉冲击力,让它们更容易背稚嫩的心灵接受,想想看如果里面的人体器官和彩色医学书里画的一样,小朋友们看了,会是什么心情。

而且,让我们再回到本文的第一张图。不知道你是否注意到,主人公在制作哥哥时参考的攻略——就是那本书——用了极醒目的黄色;主人公在封面里穿着橙色的裙子,而在书中却穿白色的裙子;鳄鱼身上没有现实中鳄鱼的那种斑纹,而是看着很柔软的绿色。

这是为什么呢?

再强调一次“色彩用好了,可以让讲述更生动、更明晰”。

明黄色是最醒目的颜色之一,想想马路上的交通标识牌。用它作书的颜色,无论翻开哪一页,读者都能第一眼就注意到书。作者用色彩告诉读者,这本书才是故事的核心,全书的灵魂,没有它(知识),‘哥哥’就不可能制作出来。

主人公的衣服颜色,也是同样的道理。

封面的元素比较少,色彩浅淡,主人公穿着橙色会比较醒目;而书里的世界色彩丰富,反倒是白色更能让主人公脱颖而出。

至于鳄鱼,软软的绿色鳄鱼当然比有斑纹的鳄鱼,看起来更温柔可靠,更像是主人公的小伙伴。

最后,

别忘了站在孩子的角度看世界

仔细观察《如何制作一个哥哥》会发现我们看主人公是平视,看小玩具们略略俯视,看鳄鱼和“哥哥”则是仰视。

这是典型的儿童视角,它让我们变得和主人公一般高,确保我们看到的画面就是主人公眼里的世界。对孩子来说,这是非常贴心的设计,它能帮助孩子更好地进入故事,聆听书中人的话语。

其实在日常生活中,有经验的爸爸妈妈也经常运用这个方法,比如,和孩子说话的时候,蹲下身,让自己和孩子一样高。

经常有家长问,不知道该怎么给孩子选择读物。

这里有个窍门:优先考虑那些懂小孩心的。

一来,方便孩子理解,对孩子来说,一本书的讲述方式和它的内容质量,同样重要;二来,大人们读多了懂孩子心的书,即使说不出里面的门道,也会在潜移默化中掌握与孩子沟通的技巧;

最后,也是最重要的,如果哪本书让你感觉“超懂孩子心”,那一定是因为作者对它超级用心。

-END-

头图via《生活的样子》


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