独揽柏林帝后桂冠,《地久天长》凭什么?

  qq会员_加拿大预测神测网_88彩票_亿电竞_葡京娱乐场官网     发布时间:2019-02-18

 

号脉影像经络,洞察文娱风潮

五年前,廖凡凭借《白日焰火》站在领奖台上的时候,王景春就坐在台下。

五年后,王景春凭借王小帅执导的电影《地久天长》拿到了银熊奖最佳男演员,同样因为《地久天长》,咏梅也成为了中国内地第一位获得柏林影后的女演员。

可以说,2019年是华语电影在柏林电影节上的一个大年。王小帅的《地久天长》、王全安的《恐龙蛋》、娄烨的《风中有朵雨做的云》、相梓的《再见,南屏晚钟》、白雪的《过春天》、王丽娜的《第一次的离别》等多部中国电影都在本届柏林电影节上亮相。

虽然张艺谋的《一秒钟》和曾国祥的《少年的你》未能如期出现,令人感到遗憾,但《地久天长》一次斩获了柏林电影节的两项大奖,将最佳男女演员收入囊中,一扫之前的阴云,让人振奋。

杨劲松(右)

《地久天长》的策划杨劲松,在电影获奖后接受了独舌的采访,他现在人还在柏林,刚跟电影的众主创一起度过了一个非常激动的夜晚。

《地久天长》,“活着”的哲学

杨劲松说,这部电影是纯原创剧本,编剧是阿美,原创故事来自导演王小帅,他在国家2015年开放二胎政策后,就开始创作《地久天长》了。

有网友在柏林观影后,在豆瓣写下“绝对是电影节最佳影片”的评论,也有不少看过电影的观众认为这是今年来最好的家庭电影。

对于默默承受、习惯隐忍的中国人而言,地久天长这个词本身就有中国人过日子的哲学:不论历史和过去有多少悲苦,时间很长,它能够消化和抚慰很多东西,同时这个词包含了情感长存的美好愿望。

电影的英文名是《So Long, My Son》,意思是“再见,我的儿子”。跟讲求“意”的中文名字相比,英文名可能更加直白,即一对夫妻失去了他们唯一的儿子后,继续生活的故事。生活需要不断放下,但告别竟是如此漫长。

三十年的世事变迁,计划生育对个人命运的影响,都牵动着中国人的的深层记忆,因此,需要一部这样的电影来讲述这份集体记忆,给压抑了很久的人们一次情感释放。

王景春的生日是2月12日,咏梅的生日是2月14日,两人前几天刚过完生日,就迎来了影帝和影后的荣誉,所谓梅开百花之先,独天下而春。

剧情张力很大,但男女主的表演风格是细腻、隐忍、不动声色的。王景春和咏梅在获奖后表示:“银幕上的夫妻,没有我们这么默契的,要给一定要一起给。”

在柏林电影节上,男女主角一起拿奖的电影确实不多见。王景春此前已经拿过东京国际电影节的影帝了,这次拿奖是众望所归,咏梅获奖让人们惊喜了一把。

王景春在获奖感言中说:“特别感谢王小帅和制片人刘璇找我来演这部电影,在非常困难的条件下拍摄这部电影,反映中国人的生活。我还要感谢我的搭档咏梅,你说我们的配合为什么那么默契呢……今天人们都是因为电影欢聚在这里,愿全世界所有的情感和爱地久天长。”

杨劲松表示,除了男女主之外,齐溪、杜江、王源的表演都非常好,王源的粉丝从中国一路追到了柏林,在电影节现场支持《地久天长》。

王源饰演的刘星是领养的孩子,他知道自己不是亲生的,只是一个“替代品”,所以性格很叛逆,跟父母发生了矛盾离家出走。当然,他最终的回归也是可以想象的。这条线中,有王小帅早期电影《十七岁的单车》中的少年感。

《地久天长》因何获得柏林青睐?

杨劲松说:“三大电影节是西餐,能够成为一道主菜是很难的,主菜会特别关注欧洲当代的现实生活和生存境遇。《地久天长》讲的不是当下,王小帅离金熊奖只有一步之遥。从另一个角度来讲,导演藏在所有的角色里,所以男女主演能够获奖,相当于王小帅获了一个最佳导演奖。”

电影人物众多,时间跨度大,发生地是包头市,讲了三对夫妻和三代人的故事。严打、计划生育、工人下岗等时代大事件都有表现,在三十年的变迁中,故事建立了一个关于“活着”的秩序,这种秩序并不是靠血缘支撑。

虽然电影中有很多时代大背景,但《地久天长》是靠艺术魅力征服了柏林电影节的评委。

在国际电影节中,中国电影获得大奖,一般会有华人评委在,因为华人评委对华语电影的理解会更透彻些,但这届评委中没有一个华人,但他们仍然产生了共鸣,所以说这个电影获奖特别不容易。

《地久天长》讲述了计划生育政策长期实施下,失独家庭的心灵创伤和情感复苏,同时惆怅在电影中挥之不去。据了解,这是一部具有强烈戏剧性的艺术电影,不是闷片。如果它在国内以电影节的3个小时版本公映,它将挑战《黄金时代》近年来创立的国产片时长纪录。

杨劲松还表示,《地久天长》虽然涉及了时代大事件,但审查过程还比较顺利,从上海过审后,拿到北京又审了一次,稍作修改。这部电影在参加柏林电影节时已经拿到了公映许可证,希望能够尽快上映,而且180分钟一分别剪。

导演李杨

李杨导演跟柏林电影节颇有渊源,他的电影《盲井》曾获得过银熊奖杰出艺术成就奖。

对于《地久天长》的获奖,他说:“中国电影今年是可喜可贺的,因为近年来追求商业,一谈电影必谈票房,但电影本身是一个文化产品,这样的电影比较少,今年可能是人文上的一个回归。”

被问到柏林电影节的评奖倾向,李杨表示:“只要是有文化内涵、讲人文关怀,关于人性的东西,全世界都喜欢。可能特定时期会对特定地区等有倾向性,但这不是长久的。文艺复兴以来的人文精神是欧洲的主导,毕竟每种文化都有自己的根基。”

以色列电影《同义词》,获得了柏林电影节最高奖项金熊奖,电影讲述了一个以色列青年决定放弃自己的国籍加入法国的故事,内容涉及当代欧洲人非常关注的现实问题。

“他们认可对现实反思和批判的艺术,这是二战之后的共识。艺术是现实生活的折射,但并不是说反思就会得奖,在某种程度上电影影响人的生活,这才是最重要的。”

附:

【文/王毛毛】

The End

出品 | 北京独舌文化传媒有限公司

监 制 | 李星文

主 编|杨文山


返回顶部